您的位置:
您当前位置:富阳农村文化礼堂 >> 家风家训 >> 浏览文章

富阳“院士村”的学习风

2015-12-9 10:01:18不详 【字体:

  在“院士陈列馆”里,图文资料讲述着该村“耕读传家、尊师重道”的风气一户普通家庭5个孩子因读书跳出“农门”,被村民津津乐道为“福气好”

  新登镇官塘村名声是越来越大了,就在记者入村采访当天,杭州一家电视台也正在村内采风。吸引他们到来的,除了该村是我省少见的“一门三院士”,还有就是背后浓烈的尊师重学之风。

  “富春好家风,邀你一起晒”系列报道首站便是官塘。自宋代以来的每个时代,都有官塘村民通过各类考试成才,进而成长为社会和国家栋梁之才的故事,到民国至新中国成立后,还涌现出了官塘史上最杰出村民的周氏“一门三院士”。

  因此,在“金钱社会”、“读书无用论”等论调甚嚣尘上的当今,官塘仍坚持古往今来一以贯之的朴素认识,以耕读传家:读书不仅是农村人改变自身命运的途径之一,更重要的是,读书明理、修身,从而实现齐家、治国目标。

  院士故里,人文官塘

  官塘,位于新登和永昌交界处。两镇百姓说起官塘,第一反应往往是“官塘人特别会念书”,追本溯源,该说法似乎自古有之。

  最早记载官塘读书人成就的早在宋朝嘉定年间,当时官塘获颁“理学名家”牌匾。到了明代,因周氏一下涌现出4名进士,又获得当朝“五经世家”封号。

  民国时期,则诞生了周廷儒、周廷冲及其夫人黄翠芬三位大家。在抗日战争时期,除周廷冲、周廷儒这对爱国“院士”兄弟外,周氏后人中还有一对亲兄弟,分别是时任新华社苏南分社随军记者的周宏久和著名的金萧支队队员周宏志,一文一武,令周氏为傲。而新中国成立后恢复高考制度以来,官塘村迄今已培养出了4名博士、4名硕士和近百名大学生。

  目前,在外求学定居繁衍后代的官塘后人遍布包括台湾在内的多个省份,以及世界多个国家,并在政治、教育、经济、交通等领域颇有建树,其中不乏国家和地方重点部门的高管。

  当然,更多学业有成的官塘村民重新回到了家乡,默默工作,为家乡事业做出自己的贡献,其中教师职业人数最多。据粗略统计,官塘籍的教师多达十数人。

  解释官塘人为什么普遍读书好的原因,当地常用“风水好”来解释,但了解了官塘历史和内涵后就会明白,官塘沿袭数百年的“耕读传家、尊师重道”才是原因所在。

  自1440年周永成携妻定居官塘后,其后人便历代以农事为主,兼营副业———在农耕空隙,想方设法经营副业,周家的草纸、桑皮扇曾一度畅销江南各省。凭借几代人的辛勤耕耘和创业,官塘周氏在明朝已是新登地区有名的望族。

  尽管恪守传统,但周氏不拘泥于“轻商重仕”。在他们看来,无论经商、求学或从政,都凭个人能力和兴趣。周廷儒的父亲一辈便以经商为主,解放前在松溪、永昌老街几乎所有商铺均为其亲属所有。

  让外人惊讶的是,从明代便发迹的周家,其庞大产业一直承袭到了1950年土改,几百年间难见败家的纨绔子弟。个中原因,一是周氏先人朴素的慈善观念:富裕是因为上一代的积善积德,修桥铺路、建凉亭、办学堂、去世前烧毁2000多个欠条等先祖事迹被历代传颂,而周家的“因富而仁”也曾一度让十里八乡的外姓村民受益并心存感恩。周廷冲的父亲周汶卿去世时,其灵柩在家中摆放1年,前来祭拜感谢的外乡村民无法计数。

  第二个原因是重教,周汶卿出资兴办了福光小学、四乡小学两所新学堂,新登等8个乡镇的学子从此告别无学可上的历史。而在周氏内部,学风之甚、家规之严苛,历来为人所津津乐道。

  两年前,本报率先报道了官塘周氏“一门三院士”后,官塘开始为外人知晓。两年间,经省市媒体争相报道后,官塘早已名声在外,在某种程度上也改变了官塘。

  官塘“院士故里,人文官塘”名牌挂在了村里最醒目位置。在新建的村委大楼里,专门腾出一间屋子,建成了“院士陈列馆”,即将举行开馆仪式。馆内陈列着从国内外搜集到的各种院士图文资料,展示院士生平、先进事迹,为党和国家科学事业做出的重大贡献。

  有了院士陈列馆,当地村民说,他们会经常带着孩子去馆内走走看看,为孩子起到读书、为人最初也最重要的人生启蒙。

  此外,一个多星期前,官塘村文化礼堂还被评为杭州市“十佳特色农村文化礼堂”。

  官塘一户普通人家

  走在官塘村内,单从村貌上看,和新登其他村子没什么不同,只有走进农家,和村民聊起读书的事,外人才会发现官塘的独特。他们会说,谁家的孩子考上重点大学了,谁家的几个孩子全通过读书成了企事业单位的中坚人才。

  周国元今年56岁了,因过去做过几年村书记,村里人都叫他“村书记”,一方面出于习惯,一方面则是因为尊重。老周性格开朗,为人随和,整天乐呵呵的,尽管这几天痛风发作,双脚隐隐作痛,但只要谁有事打个招呼,他随时乐意帮忙。

  村民们说,老周福气好,“他几个孩子都通过读书成了才,而且对他们两口子很孝顺”。

  今年9月,他从西安的大儿子那获悉,今年刚满20岁的大孙子,顺利通过托福考试,已远赴美国求学。孙子的未来兴许就像他的长辈周廷儒、周廷冲一样,正一步一步努力朝着科学最高殿堂努力。

  回想过去,老周有点不可思议,孙辈竟然可以到遥远的美国去读大学。

  老周一共育有1女4男共5个孩子。大儿子周亦鹏毕业于西北工业大学,博士,现为该校副教授;小儿子毕业于原杭州大学,现为西安某企业老总;其余3子女由于当时家境困难,先后考上初中中专———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由于中专解决户口、工作问题,成绩最优秀的农村学子往往选择上中专。

  老周说,几个孩子年纪相差不大,同时要供养这么多孩子念书,当时可难坏了两口子。他清楚记得,最艰难的是在上世纪80年代初,他当时在村里当书记,妻子在家务农照料小孩,一家老小生活开支全指着老周那点微薄工资。大儿子上高中,中间几个正上初中,“开学最头疼,即便卖了口粮,学费也交不全,只好欠着,等赚一点还一点”。一度,老周实在凑不齐学费,只能向信用社贷款。

  “当时,孩子们读书也苦,他们周末从家带一大罐榨菜皮回学校,没有油水,只用盐炒一下。”老周说,“其他菜,我们根本买不起,只能吃榨菜皮。”

  即便是家里都快断粮了,老周夫妇也从没想过让哪个孩子辍学。“我只读过5年书,想读也没条件,可孩子们不能和我一样,读书可是他们唯一的出路。”唯一让老周心有愧疚的是,大儿子周亦

  鹏以优异成绩考上大学后,几个弟弟妹妹也想效仿大哥上大学,可当时实在是捉襟见肘,老周只能要求几个孩子考中专。“成绩都很好,如果不是因为没钱,5个孩子肯定都是大学生。”

  当大儿子大学毕业,中间3个孩子考上中专后,老周也能赚取点外快了,家里经济压力骤减,才有能力供养最小的儿子念高中、考大学。老周说:“小儿子也争气,考上了当时浙江最好的文科大学杭州大学。”

  老周说,他自己文化水平不高,“哪会有什么辅导”,之所以几个孩子都能成才,他觉得主要是村里读书风气好。“一代带一代,一户带一户,大的带小的,这人都会有样学样,你读书好考出去了,我当然知道要努力读书了。”

  值得一提的是,官塘会读书的并不局限于周氏,另一大姓杨姓族人在历史上也人才辈出。


相关阅读:

版权所有:富阳农村文化礼堂
联系电话:0571-87608907 手机:13666666033